作者:大鹏 来源:医学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5-14 11:45:31
选择字号:
给医学生设薪水最低标准?
超长工时,高强度工作,低薪酬……是多数中国医生的工作常态。而这一常态,让越来越多的医学生,毕业后不愿意进入医院。医生薪酬过低,也影响到了医学人才的供给数量和质量。
据报道,我国每年培养60万医学生,只有10 万人穿上“白大褂”。医学生大量流失,优秀人才不愿从医。
为此,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胡刚呼吁重视临床医学人才培养,让医生成为优秀学生向往、社会尊重的职业。
建议分类制定  医学生薪水最低标准
诚然,中国医疗服务从业者在高强度的劳动负荷、紧张的医患矛盾下,并没有获得公平合理的报酬。据一项我国医生薪酬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医生平均收入(2012—2013 年)仅为67516 元。事实上,广大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生收入,还远达不到这一数据。医生的收入待遇尚且如此,更不用说住培生了。
胡刚建议,国家卫健委会同教育部,国家有关部门应调整优化临床医学专业的学制,打破中医、西医考研和职业医师考证的壁垒;针对临床岗位需求,优化医学专业的培养方案和课程体系,取消与现代医学不相适应的课程,确保教育部批准的专业学生毕业后有可就业的临床岗位。
针对人事部门不分专业、学制长短、学习成本和职业性质的统一工资规定,胡刚建议分类制定指导薪水最低标准,医学类毕业生的标准要显著高于大多数专业,并且保证学生在住培期间享受不低于其他专业毕业生收入水平的助学补贴。
推进社会办医  为薪酬市场化创造条件
对于“分类制定指导薪水最低标准”,有人认为,可以部分参考目前的最低工资标准。
去年,武汉在全国率先出台大学毕业生指导性最低年薪标准,就曾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的热议。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王雍君分析称,最低薪资标准在国际上很常见,效果通常好坏参半。政策的出发点是保护就业市场或劳动合同的弱势方,但也有负面后果:增加用工成本,反而会减少就业机会。当然,分类制定指导薪水最低标准并不能简单地参照最低工资制度,医疗行业有其特殊性。
人民日报高级记者白剑锋认为,医改表面上是缺钱,实质上是缺人。解决这个问题,还得大力推进社会资本办医,促进医疗市场的竞争,为医生薪酬市场化创造条件。惟其如此,“白大褂”才能重现魅力。
 
 

 

《医学科学报》 (第160期 第5版 动态)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