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崭澈 来源:医学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9-11 9:10:50
选择字号:
医视角:老两口让我想到的

 

120,一个夜班,看到了一位病人,是位老奶奶。

11 月的寒夜,那条小路很黑,救护车歪歪扭扭在没有路灯的路上开着。突然看到一个人影在车前面大力挥手,司机赶紧刹车停下。是位老爷爷。

司机下车斥责,站路中间干嘛!这黑灯瞎火的差点就撞到你了。老爷爷哀求道,没事,你撞我没关系只要能救救我老太。

老两口是保洁工人,租住在一个10 平米的平房里。家徒四壁,老奶奶奄奄一息,测血糖只有0.8。原来老奶奶下午见社区医院有免费胰岛素打,觉得高血糖的时候很不舒服,以为多打胰岛素就是好的,就打完再重新排队,再打一次再去排队……

给了高糖,老奶奶觉得好多了,老爷爷坚持还要送老奶奶来医院,检查没有其他问题,准备回家。急救车费加治疗费一共170 元,老爷爷用一沓皱巴巴的5 元纸币一张张数着付了。然后不好意思地跟老奶奶说没有钱啦,我们只好走回去啦,满脸皱褶笑意温存。

寒冬的深夜,一个小时的车程,两个弓背嶙峋的老人,就这么打听了方向,互相搀扶着回去了。

以前我相信生命是礼物,我相信疾病面前人人平等,我不相信钱可以买到命。现在的医学技术不断进步,很多疾病似乎可以得到精准有效的治疗。可是,这个门槛太高,很多人来到这个门前,他买不起这张门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进去转一圈还能够回来。老太太是幸运的,老伴“倾尽所有”救回了她。

疾病无常,在患者家属倾注所有于我,于治疗效果时,我无法承诺治疗能否带来令人满意的效果,只能竭尽全力。

(来源:医学界消化频道)

《医学科学报》 (第128期 第11版 人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还没有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