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崔芳 来源:医学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9-11 9:10:50
选择字号:
国医大师张学文:于急难处见真功

 

既有家学渊源,又得科班教育;既能屡起沉疴,又能急症救人,攻克疑难病。人生的每个阶段,在紧要关头、在压力面前,他总能沉着应对、从容破难。作为我国评选的首届国医大师中最“年轻”的一位,陕西中医药大学张学文教授就是这样一位越难越急越见功夫的中医高手。

命悬一线显身手

在学医、从医的过程中,最让张学文感兴趣的,是中医治疗急危重症的案例。小时候跟父亲炼药、治病,眼见着不少这类患者奄奄一息地来,父亲两三服药下去就能起死回生,总让他无比叹服。“这是最锻炼人、最见功夫的。”此后,对于这类病例、病案,张学文总是用心学习,勤于实践。关键时刻一出手,总能让人啧啧称奇。

1977 年,张学文带学生在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高店镇开门办学。一天傍晚,他和学生散步到地段医院,发现抢救室的门口放着一口棺材。人还在抢救,怎么棺材先拉来了?张学文挤进人群打听。

原来,当地一名30 来岁的农妇喝了“敌敌畏”寻短见,该院全力抢救一天后情况不乐观,告知家人准备后事。张学文立即推门而入,请求为病人诊疗。在他看来,这是个热毒伤阴证型患者,需采用自创的中药“绿豆甘草解毒汤”排泄毒素,保护阴液。接着,他马上为病人鼻饲、灌肠,并嘱咐早晚多次服药。经过一夜不眠不休的救治,眼看着走上“黄泉路”的患者,第二天竟然病情好转。此后10天,张学文又组织连续使用中西药治疗,患者最终痊愈出院。

“在历史的各个时期,中医都是非常重视急症的。”张学文解释,古代传染病多、死亡率高,中医在急、危、重、难病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尤其在急症上的治疗优势突出。在长期的治急实践中,人们不仅积累了一套丰富的行之有效的临床治急经验,而且已总结出一套较系统的可用于指导临床治急实践的理论。只是在西医传入后,这些理论和经验被慢慢忽略、淡忘、埋没了。

另辟蹊径治脑病

多次救治急危重症患者的精彩实战,让张学文对中医急诊信心倍增,也让他坚定了一生的钻研方向。

张学文一头扎进了“故纸堆”。通过《黄帝内经》,他研究临床一些常见的急症病因、病机、证候等。通过《伤寒杂病论》,他学习六经辨证论治纲领,以及高热、便秘、暴泻、亡阳、气脱等急症的治疗经验。遍查唐宋以来中医典籍,特别是明清时代以来的温病学派作品,进一步掌握中医治疗急症特别是外感热病急症的高超医术。

从书中来,回临床去。他创新性地提出“颅脑水瘀证”的观点,将瘀、水、热、毒四大病因有机结合为一个整体,开辟出我国中医治疗多种脑病的新途径。

治疗中风病,传统的口服煎剂给药法对于危重病人来说,总是不赶趟儿。为此,他还尝试创新给药途径,将临床证明的有效方药通过实验改成了中药静脉滴注剂、肌肉注射剂、肛肠灌注剂、片剂、口服液等剂型。

研制纯中药静脉滴注剂须冒很大风险。即使在上世纪80 年代,张学文也慎之又慎。在研制出的制剂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后,张学文决定自己先试用。在给自己和另一位助手静脉滴注一周、确认安全无副作用后,才让病人参与试验。30 多年来,张学文研制的院内制剂在临床治疗患者逾万人,无一人严重毒副作用发生。

率先垂范育新人

在张学文看来,好好培养学生,让他们接下班、好好干,是传承中医的重中之重。因此,他在育人方面不遗余力。

育人先育德,张学文的做法是言传身教。听说学校有不少山区来的学生生活困难,常常只吃馍夹辣椒,他就将自己的国务院特殊津贴捐出,为学生补贴生活支出。

在临床上,他将自己的多年宝贵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用自己的医德医风润物无声。不少学生总结,张老师特别温雅和气,非常善于和患者沟通。遇到一些心思重的患者,他那些春风化雨体贴鼓励的话语,总能增强信心,舒缓焦虑。

在教学上,张学文率先对本科生和研究生进行了中医内科急症的强化教学。除了在陕西本地作育英才,他还不辞劳苦,奔波于全国各地讲学带徒,传播中医急症研究的新思路、新方法和新成就。

除了培养高层次人才,基层医疗也是他的心头牵挂。退休后,张学文长年在基层讲课、培训,除了在陕西省进行基层临床指导和专题授课外,他还应邀通过全国中医药适宜技术推广视频网络平台,面向全国基层医务工作者讲授“中风病防治与研究”等。

“近几年,国家对中医药事业越来越重视,投入也越来越大。尤其是今年,还有了自己的国家大法《中医药法》,这让我们中医人更有奔头了。”张学文兴奋地表示,作为一名中医药战线的老战士,他能做的就是多总结诊疗经验和心得体会传给后学,做好传帮带,多帮助些患者。

医者档案:

张学文,汉族,1935 年10月出生于陕西汉中,主任医师,硕士、博士研究生导师。我国著名中医内科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历任陕西中医学院内科教研室主任、医疗系主任、院长。现任陕西中医药大学名誉校长、终身教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重点学科建设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2009 年被评选为首届国医大师。

(来源:健康报)

《医学科学报》 (第128期 第7版 大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