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海南 来源:医学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7-17 14:5:45
选择字号:
医患情:关于死亡我们能做的是什么

 

患有肺癌的病人芳阿姨,激起了我对死亡的众多思考。芳阿姨,65 岁,在得知自己患有肺癌后,她把时间更多地用来陪伴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由于手术明显获益较少,我建议他们采取化疗。2 周期的化疗结束,肿瘤较前明显缩小,我们获得了医学上的成功。不到六个月,芳阿姨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下一步诊疗措施不多,而却有较多的副作用。我问她,如果情况继续恶化,有哪些惧怕?她说,她怕自己时间不多,怕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陪伴丈夫与她可爱的孩子们。只要有点时间,她是清醒的,能继续陪伴家人就好。我又问,为了获得一些长的生存时间,可能会再额外增加一些痛苦,你也愿意吗?芳阿姨思考了一会儿,最终点点头。最后,我问,如果疾病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什么是你所不能承受的,她说,没有清楚的意识,却还要劳累家人。

芳阿姨的病情发展很快,骨髓抑制使她患上肺炎,再次出现气短,高热不退,血氧下降,肝肾功能都开始出现功能障碍。我们都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想起芳阿姨之前的话,我想,也许我们放弃治疗的时间到了。我与她的家人进行了谈话,她丈夫只是问了一句,她还会再醒吗?我说,机会比较小。沉默了一会儿,芳阿姨丈夫低声的说,放弃治疗吧,我希望她走的安心一些,不要到了天堂,仍怀有对家人的抱歉。撤掉呼吸机后,芳阿姨在凌晨便离开了我们。

或许,芳阿姨是幸福的,在她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她有家人的陪伴,而她的老年时间,也相对较短。而大多数老年人,却要经历逐渐衰老,直到死亡的漫长过程。生命贵在生活,而不是存在,贵在享受,而不是漫无目的的延长生命。

《医学科学报》 (第120期 第11版 人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还没有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