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莹莹 来源:医学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7-17 10:20:31
选择字号:
张亚卓:书写神经内镜“开拓史”

 

张亚卓,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所长。自一九九八年起,近二十年的时间,他带领团队克服了传统观念的巨大阻力,从传统技术改进、新技术研发到内镜相关器械和仪器的改造更新,在大量临床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技术特色,最终把神经内镜技术推广到全国。

沿途荆棘而心有所向。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内镜神经外科事业的“开拓者”。

仁术:技高人胆大

对于一名外科医生来说,手上“活儿”的好坏决定了病人的命运,而在大脑这个遍布神经元及神经纤维的地方进行手术操作,更是对医生技术的顶级考验。

“现在开始就是危险操作了!”他左手把持着内镜,右手熟练地操作手术器械,虽强调着,但国字脸上的神情淡定自若。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手术日,但这个手术的难度却一点儿都不寻常。

颅底脊索瘤是一种比较罕见的颅脑肿瘤,尤其当脊索瘤侵袭到海绵窦时,对于外科医生更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张亚卓选择了经鼻内镜入路进行手术,这也是他近二十年来最被称道的手术创见。

这种特殊的入路,使得越来越多的复杂垂体瘤以及脊索瘤获得了微创、安全和高质量的手术切除;部分以往需要开颅显微镜手术治疗的颅咽管瘤和颅底脑膜瘤通过逐步探索,目前也可以通过经鼻扩大入路获得满意的手术切除。尤其是颅咽管瘤,使用内镜经鼻手术切除,术后内分泌紊乱的反应更轻微,内镜经鼻的优势逐渐显现。

“内镜开道,经鼻入路。”八个字说起来容易,但看实际的操作却能把人惊出一身冷汗。术者和助手要手执内镜,同时要将几个手术器械经微小鼻腔或口腔送入病变区域,器械要在如蜘蛛网般的颅底神经血管通道中穿梭,一旦碰到重要的神经或者是血管,都可能造成病人残疾、瘫痪甚至死亡。

时针指向了中午12 点半,这台神经内镜手术仅仅进行了两个多小时。而如果是传统的开颅手术,最少也需要一倍以上的时间,既能节约一半时间,又能满意地切除病变,是他用近20 年的经验积累换来的。

开拓:知者不惑勇者不惧

对于张亚卓来说,类似的手术数不胜数,但每次手术前,他的心里依然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八个字。丰富的经验带来的是不畏惧,而充分的准备才是成功的保障。

神经内镜的手术成功率提高了,病人对张亚卓也更加信任了。十几年前,张亚卓给一位高龄内蒙古的病人进行了经鼻垂体瘤手术。在当时,神经内镜刚刚起步,病人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病人回忆:“当时张所长说经鼻进去做,年龄大,肿瘤又大又硬,风险是有的,但是选择这样一个手术方法是最佳的,我们可以搏一搏。”手术非常成功。他认为张亚卓教授身上最可贵的就是担当精神,因为有底气、有技术,所以敢去拼、敢去做别人不敢做的。

在张亚卓近10 年所做的4000 多例手术中,有2900 多例是用神经内镜技术完成的。从裸眼下切除肿瘤,到使用显微镜手术,再到神经内镜技术异军突起,中国的神经外科技术从落后于国际水平,已发展到与欧美国家并驾齐驱,跃上世界先进水平。

育人:严于律己严于待人

张亚卓的学生都有点儿怕他。

“你这字太潦草了!病人和同行怎么看啊?撕了重新写!”一次普通门诊中,张亚卓对学生发了火,原因是学生写病历的时候“不认真,字写得太乱”。挨批的学生吐了吐舌头,马上低头重新开始写,一笔一划。

与他共事二十年的宗绪毅主任透露,张亚卓自从来到天坛医院,写的病历就是全院的典范。做学问要认真,前提是做人要规矩。这是张亚卓对学生的基本要求。

严师出高徒,在于毫无保留的交心。他的学生说,作为内镜神经外科领域方面的实干家,张亚卓最难能可贵的就是胸怀宽广,没有一丝一毫技术上的保密。

对于未来,张亚卓希望培养出更多的内镜神经外科方面的专业人才。他还有一个“野心勃勃”的愿望:希望未来人工智能与神经内镜技术达到融合,使得新一代的机器人内镜技术成为可能———因为导航机器人定位精确,操作无

误差,术中实时进行脑漂移纠正,使得手术准确性精确到毫米,它完全可以取代人工手扶内镜的工作,靠听从术者的操作指令自动调节视野,使远距离遥控手术更加精确和完美,从而可将手术并发症降到最低。

在自己认定的路上,张亚卓勇往直前,如同哲学家加缪所言:“对未来真正的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医者档案:

张亚卓,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所长、教授。任北京脑重大疾病研究院脑肿瘤研究所所长、世界华人神经外科协会主席、《中华神经外科杂志》总编等职。主要从事神经外科的基础研究与临床工作,在中国内镜神经外科领域做出了大量开拓性的工作,是中国内镜神经外科的创业者及学科带头人。应用神经内镜手术技术治疗脑室、脑池和颅底疾病数量和质量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来源:大医生兵器谱)

《医学科学报》 (第120期 第7版 大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还没有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