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文磊 来源:医学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1-13 12:45:51
选择字号:
青视点:我给患者磕了三个头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绕不开的话题,在这个问题上,医生似乎更有发言权。

2011 年,我在学医后第一次亲历“死亡”。尽管你早就预料到疾病发展的进程,但当那一天真的突然到来的时候,还是会措手不及。

家属放弃抢救,当我眼睁睁看着血压、心率缓慢下降,看着曾经谈笑风生的那个人变得气若游丝的时候,我可能吓坏了,大脑一片空白。我的老师和护士们忙着做尸体料理,我却蓦然地站在墙角默默流泪。

或许性情使然,我不顾所有人的眼光给死者磕了三个头,自己也由低声抽泣变为失声痛哭。我怎么也没想到一段时间的相处过后不经意间已模糊了医患之间的角色定位,他偷偷成为了你的朋友,泪水也变成了对逝者发自心底的最好告慰。

后来我再也没有这么激动的行为。但无一例外的,只要我曾作为他们的主管医生与之有过交往,那些生命逝去的时候我都会感觉那一天格外沉重。

陈老太太因为皮肤瘙痒乱服偏方后出现肝功能衰竭,生命垂危。我们团队牺牲周末休息时间历时10 小时完成这一台难度极大的肝脏移植手术。

而术后恢复并不顺利,各种术后不良反应接踵而来。在术后近60 天的陪伴和悉心照料下,老人逐渐恢复了意识,并最终康复出院。她女儿说,我给她的感觉就像亲弟弟一样,踏实、值得信任和托付。

我常在想,作为一名年轻医生,除了那些需要花费时间积累的诊疗经验和勤加练习的手术技巧之外,我们仍然可以为接诊的每一位患者做一些实事。

你的每一次搀扶、每一个微笑、每一句鼓励,都会让那些饱受病痛折磨的人在最无助的时候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来源: 京城健康守护者作者系北京佑安医院普通外科医生)

本文更多内容请识别左方二维码,进行阅读。

《医学科学报》 (第136期 第11版 人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