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 医学科学 化学科学 工程材料 信息科学 地球科学 数理科学 管理综合
 
作者:孙梦 来源: 发布时间:2018-5-14 13:16:1
王旭:先心病患儿“守护神”

“ 家长托付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个咿咿呀呀,连说话都不会的孩子,而是几个家庭的未来”。这是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小儿外科中心主任医师王旭常说的一句话。近30 年来,她率领团队摸索出一整套小儿危重症先心病围术期管理体系,帮助两万余名孩子安全地度过了充满风险的术后恢复期,从死神手里抢回4000 余个垂危的生命,使该院小儿先心病手术总死亡率维持在1% 以下的国际先进水平。
王旭常年“泡”在病房中,而她每天的妆容却一丝不苟,尤其爱用鲜艳的唇色,这让爱笑的她显得格外好看。“常年面对脆弱的生命,团队的压力可想而知,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些,能给大家鼓鼓劲儿,也能给家长带来更多安慰和希望。”王旭语调温柔,但语速飞快、语气坚定。
从无到有建专科
记者在阜外医院小儿重症监护病房(PICU)看到,拥有22张床位的加护病房里,医护人员忙碌而有序。这里没有孩子的哭闹,滴答作响的机器时刻监测着小家伙们生命体征的细微变化。
王旭为术后患儿的生命之舟保驾护航。她和团队的工作内容是根据各种监护仪和检查指标,结合病人的具体情况,分析患儿当前的病理生理改变及后续可能出现的变化,预见性地制
订治疗计划,并随时调整治疗策略。所有药物、营养等都要通过微电脑控制的微量泵输入患者体内,以确保精准度。
“ 早期从事先心病术后监护的4 位年轻医生中,现在只有我1 个人留下了。”王旭说,所有的工作都需要一点一点摸索,患儿治疗结果不如人意带来的职业挫败感,让许多从业者不再坚持。
2000 年,王旭先后前往法国国家胸心外科医院以及美国Nationwide 儿童医院进修深造。回国后,她被任命为阜外医院PICU 主任,开始组建专职的术后监护团队。随着小儿心脏外科发展,复杂先心病比例逐年增加,小年龄尤其是新生儿、低体重重症复杂先心手术占比增多,王旭带领团队不断攻克难题,逐步建立起针对不同年龄、不同病种、不同术后危重情况的一整套术后监护及治疗策略,小儿先心病手术死亡率从最初的5%大幅下降到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1%以下。
代替父母照顾好患儿
王旭的手机上,经常收到患儿家长发来的孩子照片。采访中,她翻出前不久刚收到的一张照片给记者看。照片中,3 岁的小雅留着蘑菇头,眼睛又圆又亮,一点也看不出一年前那场劫难留下的痕迹。
2016 年4 月,1 岁多的小雅辗转来到阜外医院,就医时已奄奄一息。先天性左冠状动脉起源于肺动脉,使小雅出现严重的心功能衰竭,心脏极度扩大。她的左心室甚至比一位身高1 米9的正常成年男子的左心室还要大。由于心肌供血不足,患儿自出生后就一直处在心肌梗死的状态。王旭带领团队悉心调整小雅身体状况,为顺利实施手术创造条件。手术成功改善了小雅的心脏供血,但由于长期极度扩张,心肌纤维化,术后,小雅的心脏并未如期缩小。
此后的6 个多月,小雅在PICU 度过了漫长而惊险的术后恢复期。每遇难关,王旭就连续好几天吃住在医院,守在病床旁。在医护人员的悉心照料下,小雅多次逃脱“死神”魔掌,最终顺利出院。
这种妈妈般的贴身陪伴并非偶尔为之,常年的工作压力和白夜颠倒,让王旭深受失眠、腰椎劳损等疾病折磨。一次下班后,她因追赶公交车导致韧带撕裂,她不愿耽误工作,在外院打上石膏后,坚持让家人送她回医院。
培育更多“火种”
在科室发展、学科建设上一路走来的王旭,深知“一花独放不是春”。
王旭非常注重对年轻医生的培养。根据要求,科主任每周需要查房一次,而她立下规矩,只要人在医院,每日早、晚,她会带领团队各进行1 次教学查房,以便更好地掌握病人情况,及早发现风险。
2014 年,阜外医院小儿恢复室医师李霞成为“二线大夫”,夜班期间独立负责管病人。“为缓解我的压力,同时更好地保证孩子安全,每逢夜班,王主任便陪着我一起上。我们每4 天上一个夜班,和我同期‘提二线’的还有另一位同事。那段时间,王主任每周至少三四天住在医院里,直到我们能够自如应对为止。”李霞说。
王旭成功培养出国内最大的一支小儿心脏术后监护队伍,团队被评为“全国青年文明号”,并多次被评为阜外医院优秀集体。作为国家心血管疾病诊治中心,阜外医院还承担着提高全国先心病诊疗水平的重任。2009年,由王旭主持编写的第一部《先心病术后监护手册》问世,由她创立的全国先天性心脏病危重医学论坛至今也已举办6 届,通过培训交流,有效帮助其他地区提升先心病治疗监护水平,受到同行的一致好评。
(来源:健康报原文有删减)
 

 

《医学科学报》 (第160期 第7版 人物)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

小字号

中字号

大字号